新闻动态

协会动态
新青年对话·王建涛
撰写时间:2019-1-7 文章作者: 文章来源:新华网

      问:为什么要大力发展核电?

      答:风电和水电最大的特点是靠天吃饭,这个很难满足我们对稳定电力的需求。火电和核电是现在可以获得的大规模稳定电力来源,但是火电要燃烧大量的不可再生资源——煤。另外,它还会产生大量的二氧化碳,对地球的温室效有坏的影响。

      而核电,只要我们控制好核安全,不发生核事故,就是我们现在可以选择的最好的清洁能源。2017年,中国广核集团向国家提供了2119亿度的上网电量,相当于少燃烧了6613万吨标准煤,也相当于植树48万公顷,这个面积可以覆盖三分之一的北京市。

      问:核电站怎么确保核安全?

      答:一说起核电,大家最关心的问题就是:“你们核电有没有辐射?它会不会泄露?”概率非常地小!打个比方,我们核电站在防止核辐射方面采取了多道措施,有三道屏障,它们的关系就像俄罗斯套娃一样,一层套一层。只要这三道屏障当中的任何一道能保持它的功能完整,核辐射就不会泄露。

      大陆的第一代核电所采用的屏障保护技术,可以把核辐射物质泄漏的概率降到2×10的负6次方,第三代核电技术更是把这个概率降到了6×10的负8次方。这是什么概念呢?保险公司认为你坐火车出现严重事故的概率是3×10的负4次方,我们第三代核电发生核辐射泄漏的概率仅仅是这个概率的万分之二。

      核电在设计建造和运行阶段都全方位考虑了工作人员的辐射控制问题,所有员工的受照剂量都受到严格的控制。毫西弗是我们衡量辐射剂量的单位,根据国家法规的规定,核电站的员工连续五年工作的剂量平均值,不能超过20个毫西弗(mSv);在这五年中,任何一年不允许超过50个单位。而2017年,我们中广核的员工在工作中受到的最大剂量只有6.7个单位,远远低于国家的规定限值。

     问:怎样才能降低人工操作带来的风险?

     答:我有个观点,人难免会犯错误。只不过有经验的人状态好的时候,犯错的可能性低;没有经验的人状态不好的时候,犯错的可能性高。所以,我们就要在风险比较高的场合应用机器来代替人工。有了可靠设计的机器,通过自动化测量、逻辑判断、相应的探头保护,组成了专用装置,能实现更好的质量,更高的效率。

     问:申请80多个国家专利是种什么感受?

     答:专利没有我们大家想象的那么神秘。它最大的特点是:第一是有创新性,就是你要申请的这个专利必须是以往别人没有申请过,或者没有公开发表过的;第二是有实用性,就是这个专利必须要达到一个特定的功能。

     我们国家的专利分两种,一种是发明专利,对创新性的要求比较高,它的审查周期一般会达到三年,你才可以拿到证书;还有一种比较简单的是实用新型专利,它的创新性要求没那么强,审查周期也比较短,基本上半年就可以拿到证书。

     问:你现在还有什么遗憾吗?

     答:最大的遗憾就是没上过大学。现在在工作中碰到一些问题,你追究到深层的时候,发现其实还是有很深的理论,或者说很复杂的数学问题在里面。我自嘲自己“五行缺大学”。

     我有个大学情结,就是我到一个城市去旅游首先去那里的大学。比如说,我1998年来北京出差的时候,我来的第一个景点就是清华大学,跟着就去参观了北大。去年我到美国旅游的时候,在旧金山去的第一个景点就是斯坦福大学。

     问:从中专毕业到现在算是一种逆袭吗?

     答:我觉得逆袭可能指的是,你本来处在一个比较差的处境,但后来取得了很高的成就。我们检修这个工种,需要去现场把设备的实验做完,它出了故障你要很快把它修好。但是,在1996年刚上班那会,虽然是中专学历,但领导在判断你这个人、给你分配什么工作,或者年底给你考绩,都没有来拿学历作为唯一的评判标准。

     所以,我个人感觉自己并不是说上班以后因为受到打压,处于一个比较差的环境。回忆我22年的从业经历,是一个逐渐成长的过程,不像逆袭那样拐一个弯。

问:有什么想对现在年轻人说的吗?

     答:我最深的一个体会就是,你一定要有一技之长。公司把一个比较重要的领域,或者一些重要的设备交给你维护,像我就负责大亚湾、宁德、红沿河三个电站的14台发电机,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责任。在我看来,这14台发电机就像我自己家里的“一亩三分地”一样。把自己的本领锻炼好,它们安全运行也会给我很好的回报。

     上世纪90年代有一个很火爆的影片叫《保镖》,主角就是给明星或者大人物提供保护的一个保镖。他跟他的保护对象、那个明星说:“我最担心发生的事情,就是当你遇到危险时,我不在现场。”这个让我特别感动。我觉得,就像我们做一份工作,你自己的职责所在是,出现问题的时候你需要在那里。简而言之,就是每个人都要把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给经营好。